作为班里的尖子生,我有一个成绩巨烂的好朋友
2019-03-11 10:34:13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 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  
  他在两天前的那个傍晚,三两步穿过学校的甬道,闪现般蹿到我跟前来,小声同我讲,“打今儿起,我可就要精神了!”
  
  正是放学的时候,他拎着个书包,一只背带垂着,另一只不上不下地悬在肩上,整个人看起来和书包一样松松垮垮摇摇欲坠。不过,说这话时,他眼角倒是难得挂了些骄傲和挑衅。
  
 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  
  那天是2019年3月6日,惊蛰。
 
1.jpg
  
  他叫李惊蛰。
  
  他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,我觉得他的名字很奇葩。
  
  作为从小在一个坑里淘泥巴,一个池里洗头发的同院散养娃儿,他的事我只这一件想不通,也没好意思问他妈:
  
  这么随意的吗?
  
  在惊蛰那天生的就叫李惊蛰,要是不小心生在了大暑就叫李大暑?
  
  或者根本和节气不挨边儿,生在了惊蛰的前一天或是后一天,那叫什么?李不惊蛰?
  
  所幸这人运气还是好的,他没有叫李大暑或是李不惊蛰。
  
  他就那么刚刚好地生在了那一年的惊蛰日。
  
  他觉得这也是一种天赋,并以此为荣。
 
2.jpg
  
  那句“我可就要精神了!”他每年都要说一遍。
  
  惊蛰日,春雷响,万物长。
  
  是蛰虫惊而出走矣。
  
  我不懂他这种把自己比喻成睡醒了觉要出门伸懒腰的虫子,是一项怎么样的爱好。
  
  但确实,每年一到惊蛰,他都会表现出强烈的战斗欲和求知欲,整个人斗志昂扬,情绪高涨,一蹦三尺高,仿佛他真的就要从冬眠中醒过来,誓要征服语数外三座高山,好好学习,重新做人。
  
  这家伙大概已经成功自我催眠,真正与自己的名字融为一体了。
 
3.jpg
  
  可惜他的成绩一直不好。
  
  惊蛰已经过去两天了,他并没能像自己想的那样精神焕发,突飞猛进。
  
  我不知道他成绩不好的原因是什么,可能是男孩子在这个年纪里惯有的耐不下性子定不下心。
  
  比如说刚才自习课,我只随便瞄一眼,就看到了操场上那个熟悉的身形——他又偷溜出去打球了。说好的读书之魂觉醒呢?!
  
  永远撑不到第三天!
  
  我替他懊恼。
 
4.jpg
  
  上了初中后,我们就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玩在一块儿了。
  
  我们读了同一所初中,分在不同的班级。课业不像从前那么轻松,我自然分不出多余精力顾他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隐约感受到了他有意无意的疏远。
  
  某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问他。
  
  “你是好学生,天天跟我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。”他是这样回答的,“我妈也说了,叫我别带坏你。”
  
  我感到焦躁又无力。
  
  “其实成绩没什么打紧的。”我解释。
  
  他低头踢飞了一颗小石子,“还是成绩好的老师喜欢,咱俩就放学顺路回家就行,不带坏你。”
  
  不得不承认,某些时候他可能有些自卑,只是因为成绩不好。
 
5.jpg
  
  很显然,本年度的李惊蛰惊蛰崛起计划又搁浅了。
  
  晚上一路回去的时候,他就走在我旁边也不说话,估摸是回想起了前两天的信誓旦旦,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“你究竟想怎么样呢?”我们只是很亲近的朋友,这不意味着我可以随意探测他的想法质疑他的人生,但我还是越界问了一句。
  
  “我不像你,我不会读书,怎么都不行。”他抿嘴苦笑,“我想过了,以后要去打篮球!”
  
  我微微仰头看着他,应该是爱运动的关系,他身形颀长,在同龄人中已经很招眼了,这身高让我有些眼热。
  
  他睨到了我的小动作,大言不惭:“我还会再长的!”
  
  他垫垫脚,胳膊抻得老长,遮住了夕阳余晕洒下的那点儿光斑,做了个灌篮动作的简化版。
 
6.jpg
  
  我的一个傻瓜朋友,他有一个特别搞笑不走心的名字,身高腿长,四肢发达,头脑不简单,只是成绩不好,用他自己的话叫“怎么都不行”,尽管我不这么觉得。
  
  但他人好性格好,从朋友的角度来说,是那种可遇不可求的高分玩家。
  
  这就足够了,不是吗?
  
  你的身边有成绩不太好的朋友吗?
  
  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奇妙的故事吗?

澳门银河娱乐开户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