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迷藏
2019-03-08 09:12:55    《澳门银河娱乐开户少年文摘》 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文:周公度
  
  
  我有一个藏身的秘密地方。每次捉迷藏,他们都找不到我。
  
  但我担心如果始终找不到我,他们迟早会发现我的秘密。那么,我就有可能永远没有这个秘密的地方了。于是,我便不时地换一个容易被发现的位置,让他们能够轻易找到我。
  
  但他们还是发现了,并派了一个伙伴来找我谈话,是大羊的妹妹小实。每次捉迷藏,都是由大羊划定游戏范围,选择第一个寻找大家的人。
  
  下午放学后,我正在路上走,小实在后面冰冷地叫住我:“站住。小宽,我有话问你。”
  
  她有时行使她哥哥的权力。
  
  “什么事啊?”
  
  “是捉迷藏的事情。”
  
  “怎么了?”我很担心他们会因为发现了我藏身的好地方而孤立我。
  
  “别装了。”她面无表情,“我们研究了,发现你有问题。为什么你几乎每次都藏在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?我哥说,轮到他找人时,你最容易被发现,就差站到他身后了。轮到我找人,你也是!但轮到其他伙伴找人时,没有一次能找得到你。你……你让人觉得捉迷藏很没有意思!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“你把脑袋低一点儿。”
  
 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茫然地低下头。她上前抬手点着我的脑门儿,说:“如果你觉得自己笨,就不要和我们玩了。如果你装笨……你要保证不再装笨了,知道不?我爸说,邻村有个人装笨,后来真变笨了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
  我继续使用着我藏身的好地方,比以往更加频繁。同时也在努力寻找一个可以让他们找得到,但又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。
  
  我不能让他们一眼便看穿我,但太难了。
  
  有一次,我想到一个方法,就是多穿一件衣服,与玩时的衣服差别非常大。当游戏开始后,找人的人闭上眼睛,伙伴们四下躲藏的时候,我迅速地脱掉他们刚刚见过的那件衣服,露出里面那件。然后,我在不远的地方,像游戏之外的一个人一样,背对着他们玩玻璃球。直到找人的人几乎把所有人都找了出来,也没有发现我就在他身后不远处。
  
  后来,小河、小文也学我这一招。寻找的人发现后,对着他们的屁股,就是一大脚。之后,大家觉得这一招的后果太危险了,便没人再用了。
  
  更多的时候,我还是躲在我的秘密地方。平时只要经过那个地方,我的心便跳跃得要逼迫我的嘴巴说话。但嘴巴却密闭着,好像吃了所有人都没有吃过的糖果一样,甜蜜又得意。
  
  我坐在我的秘密地方,微笑着听他们在街道上奔跑来去。他们嬉闹的声音可以传递到天上,直到夜晚来临,漫天遍布闪烁的星辰。
  
  但我仍然觉得在我的秘密地方得到的快乐,远远超过了轮到我寻找时得到的快乐。
  
  
  直到我觉察到我已经不属于这个游戏群体了。
  
  傍晚时分,星辰出现在天际时,游戏结束了,他们四下散开回家。没有人叫我的名字,叫我与他们一起走。他们的背影自由又洒脱,我感觉他们每个人狠狠地打了我一拳,并警告我不要跟在他们的身后。
  
  我回到家时,爸妈和姐姐已经吃过饭了。他们也没有等我吃晚饭。我默默地走进我的房间,一头栽倒在床上,脸埋在枕头里,用床单把头严严地盖上。我不想让他们听到我的呜咽声。
  
  电视播完《新闻联播》时,我从床上爬起身,简单吃了点儿剩饭,便去找大羊。
  
  大羊正在院子里的水井边洗脚。月光照在黑黑的洗脚盆内。
  
  “大羊,你们为什么不捉我了?”
  
  大羊看我一眼,不理睬我,换另一只脚继续洗。
  
  “你们没有找到我就开始下一轮了。”我的声音里满是怨恨的气息,“我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你们。”
  
  “哼!”大羊不屑地哼了一声。
  
  我想弯下身,端起身边的猪槽盆倒扣在他的头顶上。但我却对他说:“大羊,晚上用凉井水洗脚容易生病的。”
  
  “哼!”他又哼了一声,鼻音里多了一丝嘲笑。
  
  我想立即要他还回我借给他的连环画。然而,我一句话也没说,转身跑出了他家院子。
  
  
  大概一千年的时间过去了,他们没有一个人来找我玩游戏。我决定再去找大羊,把他借走的东西全部要回来。
  
  在我家院子门口,我遇见了大羊。
  
  我还没有开口,大羊便说:“既然你姐说了,那我们继续和你玩吧。”
  
  我想,将来我工作了,一定要给我姐买个最昂贵的礼物。
  
  “但以后,你得老实点儿!”大羊说完,没等我回话,便走了。
  
  大羊说话算话。一天下午放学后,他让他的妹妹小实来找我,说要玩捉迷藏了。
  
 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。然后,我把她带到了那个谁也不知道的藏身的地方。站在一株槐树边的大草垛前面,我如释重负。
  
  那是一棵至少有二十岁的槐树。不知谁家在槐树的边上堆砌出一个圆形的草垛—小山一样坚实的草垛。因为有树枝的原因,毗邻树干的地方有一个狭小的缝隙,我用手轻轻分开缝隙的一根树枝,一个可以蜷身在内的洞穴豁然展现在面前。
  
  小实看着草垛上的洞穴口,频频点头。她和我小心地弯腰走进去,蹲在里面。她蹲在我的身边,长久地不说话,只是不停地转着眼睛看着洞穴的每个角落。
  
  “小实,你可以把我的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。”
  
  “不。我谁都不会告诉。”她补充说,“包括我哥哥!”她说完还一握拳头。
  
  
  我变老实后,他们继续来找我玩了。我还是会偶然藏身到我的秘密地方,但只是藏一会儿,便会跑出来。我还是很喜欢我的这个秘密地方,喜欢它的每根麦秸、每根树枝、每根草茎。但我很好奇,为什么还是没有一个伙伴发现这个地方?我已经告诉小实了啊。
  
  课间操结束时,我在小实的班门口,等到小实。
  
  “你没有把我的秘密藏身地告诉其他人吗?”
  
  “没有。当然不告诉!”她一脸让我放心的表情。
  
  “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啊?女孩子不都是大嘴巴吗?”
  
  我说完便后悔了。
  
  她气得脸涨得通红。我想,如果我不赶快跑掉的话,她会马上扑过来抓破我的脸。
  
  一个周末的下午,我坐在我的秘密藏身地。我把这个秘密藏身地的每个角落抚摸了一遍,捡起地上的每根杂草端详。我在草垛洞穴里一直待到吃晚饭的时间。从洞穴里面出来时,我的泪水滴到我的脚面上。
  
  那是多么好的一个藏身地。他们从未在那儿找到过我。而我再也没有在那个地方藏过。
  
  涛声摘自《从八岁来》(上海人民出版社)
  
  葱小七 编辑

澳门银河娱乐开户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