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公鸡先生写封信
2019-02-12 09:53:31    《澳门银河娱乐开户少年文摘》 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1.jpg
1
  
  舅公来了。
  
  舅公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因为舅公常来。只要舅公一来,外婆就会解下身上的围裙给舅公系上,说:“哥,你总算来了,这下我可以轻松了!”
  
  舅公钻进厨房,不一会儿,饭菜的香气便飘满了整个屋子。
  
  舅公退休前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当厨师。全家都把舅公来的日子当成欢乐的节日,因为这一天,大家吃的可是特级厨师做的菜哟!
  
  以前外婆总是在舅公来之前就准备好鸡,鸡是从市场买回来的杀好的鸡。这次不同,舅公来了,手里提着的笼子里是两只活鸡。
  
  安然见过活着的鸡,那些养在笼子里的小小的毛茸茸的鸡,被人提着在街上卖,小孩子们看到它们就挪不动步子了。安然上幼儿园的时候也买过那样的一只鸡,像个小绒球似的,摸上去软乎乎的。
  
  妈妈把小鸡养在一只纸盒子里,撒上小米,再放一只盛水的小碟子。小鸡在里面啄米、喝水、散步、睡觉,还用小尖嘴啄一啄安然胖乎乎的小手,安然觉得一点儿也不疼。安然连睡觉也要把盒子放在床边。
  
  有一天晚上,全家去参加一场婚宴,走的时候忘了把窗户关上。一只野猫闻到鸡的气味,钻进了他们家,把小鸡叼走了。等安然一家打开门的时候,见到的是地上的鸡毛和血迹。安然当时就号啕大哭,非要爸爸去把鸡找回来。没办法,全家人只好装模作样地寻找了一番,结果自然是没找到鸡的踪影。
  
  从那以后,妈妈再也没给安然买过任何宠物,她不愿安然再经历一次失去一条生命的伤心。
  
  四年级那年作文课上学习写信,老师的要求是给自己的亲人或朋友写一封信,安然在脑海中搜寻了半天,自己的亲人都在身边,朋友也在同一个学校,有什么话当面说就是了,干吗还要写信呢?
  
  忽然,她想到了那只丢失的鸡,于是她在信中说:“亲爱的公鸡或者母鸡(因为那时鸡还小,还没分得出公母嘛),你好!你现在还活着吗?如果活着,你还记得我吗……”老师在作文后面批了两个字“偏题”。安然拿着本子去找老师,问为什么偏题,老师用红笔敲敲课本说:“看见没,亲人或朋友。你的鸡是动物!”安然理直气壮地辩解:“我的鸡就是我的朋友啊!”老师生气了:“鸡不是人,是动物啊!”安然更加委屈了:“动物本来就是人类的朋友啊!”老师看着认死理的安然,叹了口气:“好吧好吧,你有理!”说完把那两个红字画掉,给了个“良好”。安然很不服气地拿着“良好”回了座位。过了片刻,安然又高兴了,良好总比偏题好吧,再说,这封信是写给那只鸡的,老师满意不满意又有什么要紧的呢?
  
  面对舅公带来的那两只活鸡,安然突然明白过来,她平时最爱吃的鸡肉都是这活生生的鸡提供的呀!只有它们死了,她才能尝到美味的鸡肉。那只曾经的小鸡呢,就算当时没有死,长大了也不免会变成别人的盘中餐吧?想到这些,安然忽然觉得有些反胃,仿佛她曾经吃下去的那些鸡都在她胃里活了过来,用爪子挠她。
  
  舅公带来的两只半大的公鸡叽叽咕咕地互相交谈着,看上去它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,死期将近了。
  
  舅公提着把菜刀向公鸡走去,伸手揪住一只鸡的翅膀。那只鸡被他提了起来,两只爪子开始乱蹬,嗓子里发出凄厉的叫声。另一只鸡受到了感染,也开始尖叫。
  
  安然叫道:“舅公——”
  
  舅公愣了一下:“安然想看舅公杀鸡吗?”
  
  “这么血腥的场面最好不要看!”外婆一把拉住了安然,把安然拉到身后。
  
  “外婆,不要杀它们好吗?它们太可怜了!”安然对外婆说。
  
  “傻孩子,不杀它们哪有鸡肉吃呢?”外婆对舅公挥挥手,“到外面找个僻静的地方杀了吧,别让孩子看见。”
  
  那只被舅公拎住的公鸡忽然停止了挣扎和哀鸣,它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安然,仿佛在向安然求救。安然恍惚觉得它就是自己曾经丢失的那只鸡,它长大了,回来找自己了,可却要在自己眼前死去了!安然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,她走到那两只鸡跟前,泪眼婆娑,抽泣着问:“公鸡先生,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  
  这是怎么了?外婆和舅公都呆住了。
  
2
  
  公鸡最终被留下了,就养在舅公带来的那个笼子里。外婆把它们安置在阳台上。
  
  爸爸妈妈没有干涉太多。外婆负责打扫卫生,鸡的粪便甚至得到了很好的利用,被送到楼下的花圃中做了肥料。两只公鸡没几天就跟安然熟了,只要一看见安然就特别活跃,在笼子里跳动着,扑扇着翅膀。
  
  很快,全家人都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—两只公鸡几乎同时会打鸣了!
  
  那是个天欲亮未亮的早晨,外面淅淅沥沥地落着雨。在雨声中,一阵清亮的鸡鸣从阳台上传来。最先听见的是妈妈,她打开外婆的房门问:“妈,您听到什么声音了吗?”外婆镇静地回答:“嗯,大概是公鸡在打鸣。”
  
  “真的呀?”妈妈激动地往阳台奔去。
  
  “这孩子,没听过公鸡打鸣吗?”外婆见怪不怪。
  
  你别说,妈妈还真没亲耳听过公鸡打鸣。妈妈很小就随外婆进城生活了,偶尔去农村,也只是见到一些下蛋的母鸡。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能听到不少的猫叫狗吠,还真没听过公鸡打鸣。
  
  安然被惊醒的时候,妈妈已经蹲在鸡笼前好久了,爸爸也被她硬拽起来,睡眼惺忪地等着听公鸡再次打鸣。两只公鸡在明亮的灯光中吓傻了一般,缩在笼子的角落里不吱声了。
  
  最初的新鲜感过去后,公鸡的啼叫逐渐变成了烦恼。
  
  最先苦恼的是爸爸,他是一家建筑设计院的设计师,许多灵感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涌出来的,凌晨他才刚刚入梦没多久呢!他在公鸡的啼叫声中哀号着把枕头捂到头上,咆哮着:“去管管那两只公鸡!”
  
  没几天,妈妈也吃不消了,她对外婆说:“妈,能不能让鸡不要那么早叫?我这几天早早被叫醒,脸上都长痘痘了,皱纹好像也多了!”
  
  外婆说:“只要把它们的嘴绑起来就好了!”
  
  只有安然不受干扰,她完全听不到鸡叫,每天早晨起床都是在捏耳朵、刮鼻子、挠痒痒等一系列外婆常用的“撒手锏”中醒来的。而外婆也不受干扰,她每天早早就醒了,这下好了,有公鸡陪着她呢!
  
  爸爸妈妈举手投降,在妈妈的倡议下,爸爸在房门上安装了隔音板,把窗户的里层又加了一层推拉玻璃窗,这样好歹削弱了公鸡啼叫的音量。
  
3
  
  那天傍晚跟无数个傍晚没有什么不同。安然放学回到家,走到楼道口,忽然听到了一段对话——
  
  “你说八楼那一家是不是有神经病啊?在阳台上养什么鸡,每天早上吵都吵死了。尤其是我孙子,今年高三了,本来睡眠时间就短,现在又被提前半个小时吵醒。我们一家商量好了,最多再容忍一个星期,要是他们还不把鸡处理了,我们就去找物业,问问他们这里到底是居民区还是养鸡场!”
  
  “哎呀,你别提了!我也烦着呢!可是那家的老奶奶太会做人了,自从公鸡会打鸣后,她就挨家挨户地跟人打招呼,还带着礼品,说那两只鸡是她外孙女的宝贝,希望我们多包涵包涵,唉,弄得都没法开口了……”
  
  “还有那对夫妻,听说为了两只不值钱的鸡,居然改造了整个房间,花费了好几千块钱呢!这样溺爱孩子,啧啧啧……”
  
  安然听着那些议论,腿变得有千斤重,想拔腿溜走却迈不开步子。
  
  进了家门,外婆正在厨房熬粥,她叫着:“然然,今天我从市场买了些杂粮,用它们喂鸡会更健康,在第二个柜子里,不要搞错啦!”
  
  “嗯。”安然低低地应了一声,忽然有些哽咽,说不出话来。
  
  她去了爸妈的房间,看到那厚厚的双层门,怪怪的双层窗户,突然觉得它们好笨好笨。
  
  她提着杂粮去了阳台。两只鸡见到她,扑腾着翅膀向她示好。
  
  安然呆呆地望着它们,机械地喂着粮食,她想,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喂它们了。
  
  看着鸡吃饱了踱着步,安然回到房间,她先给舅公打了一个电话,让舅公明天一大早就来把鸡带回原先的那个农庄。她希望农庄能代她好好照顾这两只公鸡,她会定期去看它们。
  
  等到明天早上舅公来的时候,安然应该已经上学去了。此刻,安然揉揉有些酸胀的眼睛,展开信纸,写下“公鸡先生”四个字后,她陷入了沉思。
  
  摘自《季悠然和她的猫》
(少年儿童出版社)
李木木 编辑

澳门银河娱乐开户

  • 验证码: